• <menu id="aa6aa"></menu>
    <table id="aa6aa"><noscript id="aa6aa"></noscript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aa6aa"><center id="aa6aa"></center></table>
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戰 爭(外一篇)

    2022-06-27 10:09:56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閔凡利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男人狠狠吸口煙。

      女人躺床上,看男人來了,眼轉動兩下,木木地問:醫生說,我還能活多久?

      男人低下頭,淚流下來說:醫生說,只要好好養著,你的病會很快就好的。真的!

      女人笑了,長嘆一聲:你在門外和大夫的說話,我聽到了。女人大聲喊:我得的是癌癥!我知道!女人閉上眼,有淚,從女人眼里流出。

      看到女人的淚,男人心一顫。男人給女人把淚擦了:大夫是胡說。

      女人看著男人說:人終須是要死的。我不怕死??晌易哌@么早,我對不起你!

      男人知道女人為啥這么說。男人早想對女人說:我不說,不是說明我不知道。我一切都清楚著呢!

      女人比剛回家時更沉默了。按大夫的說法,女人的這個病是治不好的病。男人想起他和女人的認識,那時,他家窮,女人家富。結婚那天,他捧著女人的臉,一字一句地說:我知道我窮,我給不了你富日子,但我保證,我會讓你一輩子快樂!

      他真這么做的。就是女人和那個人好了,他也假裝沒看見。只是,心在流血。

      看著女人天天像要下雨的臉,男人心如刀扎。

      男人說:我知道,你在想他。

      女人兩眼定定看著男人。女人眼里都是疑問,當然還有驚慌和怕。

      男人說:我說過的,我要讓你快樂。你快樂,比什么都重要!

      女人什么都明白了。眼眶就濕起來。

      男人說:讓他來吧。我知道,你也想他!男人裝著很快樂:我不是小肚雞腸的人。我說過的,只要你快樂。

      女人流著淚給男人點頭:對不起……

      男人把女人的頭摟在懷里,用手撫摸著女人已如枯草一樣的頭發:我說過的,我雖給不了你富日子,我會讓你一輩子快樂!……

      他來時有些戰戰兢兢。在女人面前,男人清楚,自己要大氣。不然,在這個對他既慌又怕又戰戰兢兢的男人跟前,自己永遠是一個失敗者!

      男人向那人伸出手,哈哈笑著說:老清你好,這段時間,阿紅念叨你呢!

      老清給男人握手。男人感覺老清的手在抖,連血都在抖。男人在心里笑開了:阿紅這段時間不開心,你來,陪陪她,逗逗她,讓她高興!

      女人叫阿紅。阿紅說:看到你們兩人這么和睦,我很幸福,也很快樂。女人眼里流著淚,臉上含著笑。

      女人對男人說:謝謝你,安路!

      男人叫安路。安路對女人笑笑:什么都是虛的,只有快樂才是自己的,對不?

      女人點點頭,眼紅著說:謝謝你……

      女人最后的日子很快樂,身邊有丈夫安路還有老清。

      女人的病越來越重了,瘦弱的喘口氣都很犯難。女人是在安路懷里走的。女人斷斷續續地對安路說:她最后的這段日子很快樂。她過了一輩子最想過的日子。

      安路心如刀絞。

      女人對安路說:下輩子,我還要給你做老婆。我只愛你一個人。

      安路強忍著淚,對女人點點頭。點頭時,看到老清臉紅得像做錯事的孩子。

      女人走的時候,對男人說:這輩子,我真對不起你……

      女人說對不起的時候,男人的淚再也止不住了,如開閘的水……

      燒百天時,男人特地給老清打了電話。

      電話那端的聲音很平靜:我知道。我一定去!

      兩個男人站在阿紅墳前。安路給女人燒著紙錢。紙錢隨風飛舞,像一群紛飛蝴蝶。安路看著蝴蝶說:我看到阿紅了!

      老清問:在哪?你是說,那股風?

      我看到她了,和以前一樣。還是那么美!

      老清沒說什么??戳丝匆验L了些許草芽的墳頭。

      阿紅墳前有兩個哀杖子,一個散在安路身邊,伸手就能拿到;一個不知被誰插在墳前,長出了柳苗。

      燒著紙錢的安路看了眼右手旁的哀杖子,心說:該有個了斷了!

      紙錢都燒完了,安路知道該實施他的行動了。他心里一直在著一把火。如今,這火已是巖漿。他控制著,想給自己找一個火山口,他發現,手旁的哀杖子就是火山口!

      安路看著老清,知道自己該說句話了,他說:你該跪下!

      老清轉過頭看了眼安路:給誰?阿紅?

      安路感覺他的火山再也控制不住了,他抓起哀杖子,挾著他隱忍多年的憤恨打在老清的小腿上……

      你該給下跪的人是我!安路說完,把哀杖子扔在老清的身旁,昂著頭走了……

      仙 女

      我莊前邊有個村子,是王樓。王樓有個叫如意的女子,生得美,十六七就像一朵花了,天天那么鮮艷地開著,讒著滿村人的眼。

      十八九的如意沒事常到我莊上來。

      我莊上是集。十天五個,逢單日。

      如意在集上一走,就拽走一集人的眼。一集的嘴巴就嘖:“咦,俊死了,誰家的妮?”連老頭都伸著頭這么問。

      集上有個理發鋪,是吉祥的。吉祥快三十了,還是獨身。就是臉黑,炭一樣的。吉祥的活好,他收拾出的活,又鮮亮又工整,惹人的眼。

      如意的頭發常要吉祥做,如意原來是留辮子的。辮子都到腿腕子了。有買頭發的相中了,認了一輛“鳳凰”自行車的錢,給剪了。如意的頭發就短了。如意就開始到吉祥那兒做頭發了。

      每次如意出來趕集,如意就很光亮,晃一街人的眼。一街的眼就跟著追。一街人都說:“咦,仙女呢!”

      就有人給如意做媒。都是些干凈后生。干凈后生有好扮相也有好門庭,如意就是不點頭。

      娘就急。就問:“妮,到底什么樣的才中?”

      如意說:“我不知道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娘說:“傻妮子,你怎能不知道呢?”

      如意說:“真不知道,娘!”

      娘就高興。娘想,這是眼光高呢,憨妮子!

      娘就開始給如意張羅了,張羅那種讓全村女子眼紅得嘴里咽唾沫的后生。那些后生走馬燈似的在如意家里進進出出。害苦了一村子的妮。

      如意也就能常出入吉祥的理發鋪。如意的頭發也就常那么鮮亮著,鮮亮著見那些后生。那些后生見了如意就說,你,你的發型真好看。真好看。

      如意就有些得意。后生們就問:“如意,你看我怎么樣呢?”如意就說不錯。后生們就有些小得意。如意就說:“有一點,你們該好好地做做頭發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后生們的臉就長。

      日子就這樣過。一日。一日。一日。

      終于有一天,集上的人發覺不見如意了。就打聽。有人就把嘴噘向了吉祥的已經關門的理發鋪。有人還不明白,那人就惱了,說:“跟吉祥跑了!”

      那人說得很氣憤。很虧。

      三年后,如意和吉祥抱著娃娃回來了。吉祥還是接著在集上干理發,如意還是那樣鮮亮。

      如意開始走娘家了。抱著孩子走。娘開始不開門。孩子哭了,哭得很兇。娘就把門開了。娘說:“哎,冤家,進來吧!”

      如意就抱著孩子進家了。

      娘就問如意:“他到底哪兒好呢?”

      如意說:“我,我不知道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娘的臉就長成絲瓜:“不知道你怎么能跟他走呢?”

      如意說: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娘知道如意說的是真話。娘就狠狠地罵:“小死妮子吆!”罵過之后,娘就覺得心里好受了很多。

      如意沒事了,就愛在集上走。還是十天五個集,逢單日。一走,就拽一街筒子人的眼。人就說:“哎,仙女呢!”

      只是吉祥的鋪子里的生意越來越好,一天到晚地忙。都是給女人做頭發。



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舉報此信息
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不顾稚嫩强行破三个小处
  • <menu id="aa6aa"></menu>
    <table id="aa6aa"><noscript id="aa6aa"></noscript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aa6aa"><center id="aa6aa"></center></table>